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人在旅途的博客

万水千山走遍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识字不多,尚能读书、写字。 挣钱不多,希望能万水千山走遍。 年龄不小,思想步伐能跟上潮流。 品味不高,但也拒绝庸俗、浅溥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在拉萨的日子——那扇柴门  

2013-03-18 16:12:24|  分类: 随心之旅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在拉萨的日子——那扇柴门 - 人在旅途 - 人在旅途的博客      
    三郎与小兄弟在羊达乡废弃的老村修建了一个小院,作为他们的养獒场地。在这寂寞的小村落已生活了第三个年头。从最早只是喜欢藏獒,到逐渐爱上獒,并力致于培育正宗的山南藏獒,一直努力并辛苦坚持着,为此付出的艰辛与心血只有他们自己深深体会到。三郎目前已是藏獒协会秘书长。
在拉萨的日子——那扇柴门 - 人在旅途 - 人在旅途的博客 

     我与阿修罗。阿修罗一个月大时就被三郎抱回饲养,4岁不到些,性格温和,只要是主人带回家的朋友它都友善对侍,但晚上只要野猫野狗路过门外,它都会叫。因而其它狗都关在狗舍里,只有阿修罗留在院里担当看家护院的重任。三郎记录它的成长过程,我就是跟着记录“看”它长大的,此书今年即将出版。

在拉萨的日子——那扇柴门 - 人在旅途 - 人在旅途的博客 
平时它总是不吭不哈安静卧地晒太阳,走动最多,食量却是所有狗中最少的。上面笼子里的是萨迦罗
在拉萨的日子——那扇柴门 - 人在旅途 - 人在旅途的博客
 
在拉萨的日子——那扇柴门 - 人在旅途 - 人在旅途的博客 
     ?它已不再是我二年多前看到的顽皮小男孩,成熟而稳重,时而有些腼腆,性格与主人彼像。门外一有风吹草动它立马站起,到门口探视,很警觉,是个好门卫。
在拉萨的日子——那扇柴门 - 人在旅途 - 人在旅途的博客
 
在拉萨的日子——那扇柴门 - 人在旅途 - 人在旅途的博客
 
在拉萨的日子——那扇柴门 - 人在旅途 - 人在旅途的博客
      萨迦罗是另一条容易与人接近的藏獒,全身综红色长毛,很漂亮。我每次只要一唤它,伸手摸摸它的头,它会翻肚子躺下,希望你给它挠挠肚子,这点很像我家泥泥。很奇怪的是它对藏民不友好,藏民进院,它会狂叫。有时主人让他出来与阿修罗换岗看家护院。但二人不能同时散放在院里,否则要打架。
在拉萨的日子——那扇柴门 - 人在旅途 - 人在旅途的博客
 
在拉萨的日子——那扇柴门 - 人在旅途 - 人在旅途的博客
 
在拉萨的日子——那扇柴门 - 人在旅途 - 人在旅途的博客
 
在拉萨的日子——那扇柴门 - 人在旅途 - 人在旅途的博客
 
 在拉萨的日子——那扇柴门 - 人在旅途 - 人在旅途的博客 
     还没满月的小奶狗,是曼陀罗生的。曼陀罗比阿修罗小半岁与阿修罗一起长大像俩兄妹 ,今年已是第三次做妈妈了,很遗憾这次因为在产房做月子,三郎没让我去看它,怕它护仔心切,不让陌生人靠近。我还记得二年多前离开客栈时与它们告别,曼陀罗看我时那双深情差点让我泪奔的眼神。我在产房门外唤它的名字,它的叫声我已无法辩别是友好,还是不愿。
在拉萨的日子——那扇柴门 - 人在旅途 - 人在旅途的博客
  此小门内是曼陀罗与它的女儿八妞的产房,母女同时做月子。曼陀罗是个高产英雄妈妈,每次生十胎左右。这次即做妈妈又升级为外婆啦。恭喜曼陀罗 在拉萨的日子——那扇柴门 - 人在旅途 - 人在旅途的博客 
在拉萨的日子——那扇柴门 - 人在旅途 - 人在旅途的博客
 
在拉萨的日子——那扇柴门 - 人在旅途 - 人在旅途的博客
在拉萨的日子——那扇柴门 - 人在旅途 - 人在旅途的博客
  
在拉萨的日子——那扇柴门 - 人在旅途 - 人在旅途的博客 
      这是个半岁的小狼,是藏民从狼窝里抱来送给三郎的。看它与我玩的多欢,会发嗲,撒娇,躺地上让我挠痒痒。但它吃饭时绝不能靠近,否则你被它一起吃掉。在拉萨的日子——那扇柴门 - 人在旅途 - 人在旅途的博客
在拉萨的日子——那扇柴门 - 人在旅途 - 人在旅途的博客
 
在拉萨的日子——那扇柴门 - 人在旅途 - 人在旅途的博客
 
在拉萨的日子——那扇柴门 - 人在旅途 - 人在旅途的博客
 
在拉萨的日子——那扇柴门 - 人在旅途 - 人在旅途的博客
 
在拉萨的日子——那扇柴门 - 人在旅途 - 人在旅途的博客 
在拉萨的日子——那扇柴门 - 人在旅途 - 人在旅途的博客    
     小家伙还是个玩皮的孩子,无聊时喜欢在铁丝围栏上爬上爬下,也不怕扎痛脚。“狼吞虎咽”成语看它吃饭就能理解。臭小子偶尔会挣脱铁链子到厨房偷吃鸡骨架。
在拉萨的日子——那扇柴门 - 人在旅途 - 人在旅途的博客
 
在拉萨的日子——那扇柴门 - 人在旅途 - 人在旅途的博客
  
在拉萨的日子——那扇柴门 - 人在旅途 - 人在旅途的博客 
  阿修罗可以一巴掌打爬下八神,但在它吃饭时阿修罗都不敢挑战饭三五下就吃完了,在有滋有味地啃骨头呢。
在拉萨的日子——那扇柴门 - 人在旅途 - 人在旅途的博客 
    我回来后听说它又一次挣脱铁链,跑客厅跳上柜子把一只价值几万元的紫砂壶打碎了,气得三郎把它送人了。可气、可恨、可惜。
在拉萨的日子——那扇柴门 - 人在旅途 - 人在旅途的博客 
  院门口有一棵大树,是鸟儿们的落脚点,栖点.看:有许多哟,与树融为一体
在拉萨的日子——那扇柴门 - 人在旅途 - 人在旅途的博客
 
在拉萨的日子——那扇柴门 - 人在旅途 - 人在旅途的博客
 
在拉萨的日子——那扇柴门 - 人在旅途 - 人在旅途的博客
 
在拉萨的日子——那扇柴门 - 人在旅途 - 人在旅途的博客
 
在拉萨的日子——那扇柴门 - 人在旅途 - 人在旅途的博客
 
在拉萨的日子——那扇柴门 - 人在旅途 - 人在旅途的博客
 
在拉萨的日子——那扇柴门 - 人在旅途 - 人在旅途的博客
 
在拉萨的日子——那扇柴门 - 人在旅途 - 人在旅途的博客
 
在拉萨的日子——那扇柴门 - 人在旅途 - 人在旅途的博客
 
在拉萨的日子——那扇柴门 - 人在旅途 - 人在旅途的博客
 
在拉萨的日子——那扇柴门 - 人在旅途 - 人在旅途的博客 
 醒来听到的第一声音就是它们的歌唱。我因为近视,看不清它们,只能凭叽叽喳喳的声源一阵狂拍。
在拉萨的日子——那扇柴门 - 人在旅途 - 人在旅途的博客 
       拉萨的冬天白与夜有十多度温差,早晚特冷。夜色渐渐浓厚,寒气逼人,炉火被点燃,因排烟管不畅,屋内香烟迷漫,身体已觉温暖,就着香香脆脆甜甜的烤玉米,喝着拉啤,与兄弟们神侃,当下的幸福时光就这么简单。
在拉萨的日子——那扇柴门 - 人在旅途 - 人在旅途的博客
 
     村里藏民送来的龙达,待藏历新年一早上爬上房顶,旧的撤下插上新的。那时家家户户房顶换然一新,可我已离开,看不到那一幕啦。 
在拉萨的日子——那扇柴门 - 人在旅途 - 人在旅途的博客
 
在拉萨的日子——那扇柴门 - 人在旅途 - 人在旅途的博客
 
在拉萨的日子——那扇柴门 - 人在旅途 - 人在旅途的博客
 
在拉萨的日子——那扇柴门 - 人在旅途 - 人在旅途的博客 
  小院是典型的藏区民居。
在拉萨的日子——那扇柴门 - 人在旅途 - 人在旅途的博客
 
在拉萨的日子——那扇柴门 - 人在旅途 - 人在旅途的博客
      獒场主赏脸和我及最宠爱的阿修罗合影。
在拉萨的日子——那扇柴门 - 人在旅途 - 人在旅途的博客
 
在拉萨的日子——那扇柴门 - 人在旅途 - 人在旅途的博客
 
     柴门内是人与獒的世界。
     柴门外是广阔的天地。
     愿弟
们的獒,翻过山峦,跨过湖泊,走向更远的市场 。   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74)| 评论(8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